<output id="aduzd"></output>

    1. <td id="aduzd"><menuitem id="aduzd"></menuitem></td>
    2. <thead id="aduzd"></thead>

      訪民的“好處費”都是咋來的?

      訪民的“好處費”都是咋來的?


      來源:中國健康生活網  作者:佚名

      最近,兩則關于上訪的新聞引起輿論廣泛關注,一則是山東高青縣唐坊鎮62歲“鬧訪者”王立軍用刀捅傷管區書記,后者身中9刀,生命垂危。另一則是陜西子長縣馮家莊村民魏改琴被警方帶走,理由是魏改琴“以上訪謀生”,先后三次向接訪干部索要5500元,涉嫌敲詐勒索罪。

      兩位訪民都與“好處費”有關,前者經常“要挾式”上訪,因胃口越來越大,沒被滿足“借貸100萬”要求怒而行兇;后者則疑因主動索取財物即將被起訴。

      北京時間(微信ID:Btimedc)梳理近年多起上訪事件,發現給訪民“好處費”已成為某些地方維穩和控制上訪的慣常手段。其中有的是訪民“索要”,有的是官員“主動給的”,由此也間接培養出一批“以上訪謀生”的人。

      那么,這些訪民都是以什么方式來索“好處費”?基層維穩官員又主動送過哪些“福利”?以公款來補貼訪民,合乎規范嗎?本文一探究竟。

      1、上訪者如何獲取“好處費”

      事實上,為了確保重大節日、重要會議期間的安全、穩定,不少地方政府維穩壓力巨大;有的地方對上訪者進行24小時“監控”。而不少訪民也深知基層政府的軟肋,于是乎,重要會議期成為上訪者的“創收季”。

      唐坊鎮政府大院發生血案,29歲的鎮干部李坤身中9刀。

      據媒體報道,用刀捅傷鎮干部的山東訪民王立軍深知信訪機制的軟肋。2012年王立軍赴京上訪被接回后,得到了鎮政府給的幾百元錢。此后,每當重要會議召開時,他會通知鎮里,準備去北京上訪了。

      按鎮干部的說法,王立軍需要的也不是大錢,兩三百元就能滿足。于是,在全國兩會等重要時期,鎮里給他安排打掃衛生,每天50元工資,也算是變相給予補助。鎮里也會派人幫他接送女兒小雨上下學,目的也是通過小雨“留住”王立軍。

      陜西子長縣訪民魏改琴被拘事件尚存爭議。不過按照子長縣官方提供的《情況說明》,魏改琴也存在“索要錢財”的問題:其先后三次向接訪干部索要金錢,第一次發生在2015年10月20日(十八屆五中全會前夕)和2015年12月5日,當時魏改琴在北京上訪,接訪人員迫于維穩壓力,街道辦干部分兩次共給魏改琴 3000元。同樣的情況隨后再次發生,2015年12月18日(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),魏改琴再次到北京上訪,向接訪人員索要500元。

      2016年2月27日(兩會前夕),魏改琴以進京上訪為由,向子長縣瓦窯堡街道辦接訪干部索要2000元,瓦窯堡街道辦向公安機關報案。不過,魏改琴家屬表示,“好處費”都是政府官員主動給的。

      安徽六安一市民因20次借“上訪”索要錢財被判刑。據安徽法制報報道,在2013年6月至2015年10月間,吳某某以不給錢便去上訪、不給錢就不從信訪地返回為條件,先后20次向政府部門和工作人員索要錢財計13萬余元,并實際獲得錢財5萬余元。比如:2014年6月,吳某某向信訪人員索要錢款6000 元,不給錢就繼續到北京敏感地區非訪;2014年12月1日,吳某某來到裕安區委政法委,以其沒有在“APEC”期間上訪為由索要錢財。

      《半月談》曾披露,豫北一名干部告訴記者,有一次,幾個上訪戶在一塊吃飯交流上訪經驗,吃完飯不想埋單,就打電話給當地政府的一名領導,讓他來結賬。他們威脅說,如果不結,馬上就去北京上訪,到時候讓你們去北京接訪,挨上級批評不說,花的錢比吃幾頓飯都多。這名領導無可奈何,只好結賬了事。

      2、基層官員主動送出哪些“好處”

      北京時間(微信ID:Btimedc)發現,為了“息訪”,“花錢買穩定”成了基層干部較為普遍的選擇,除了被一些訪民索要“好處”,基層官員還主動送出不少福利,比如陪吃喝、塞“紅包”、免費旅游,還有的送上“官帽”……

      據新安晚報報道,為了防止“上訪戶”裴莉去北京“告御狀”,安徽合肥包河區政府工作人員曾經“帶著”她去云南 “旅游”,直到重要會議結束才放她回家。

      據《半月談》報道,在河南省平頂山市,一些人員上訪要求醫治職業病、提高待遇。因缺乏政策依據,當地政府無能為力。不少村干部無奈之下,只好頓頓請那些要到北京或鄭州上訪的人喝酒,直到喝醉為止。

      鄒天成(化名)是中部地區某縣一名“掛了號”的老上訪戶,縣委、縣政府高度重視,一名縣委副書記包案處理,還專門請他吃飯。鄒天成和老婆去北京,提出旅游費4000元由政府出,還想坐飛機。基層干部答應給700元,同意坐飛機,這樣他才回來。

      有的地方政府甚至還給訪民官職,想出了讓訪民當“信訪辦主任”的路子。據南方周末2014年報道,成都失地農民李華成(見上圖)持續上訪近5年,一直是當地政府最頭疼的訪民。成都青羊區信訪局局長想了個法子:干脆把他變成信訪干部。不過,4個月后,因自己的訴求依然沒有得到解決,信訪辦“李主任”又被打回原形。這個“一石多鳥”的計策宣告失敗。李華成在一些訪民眼中,也成了被“招安”的“叛徒”。

      3、“好處費”衍生出的社會問題

      媒體評論人喬志峰指出,無論是訪民“索要”財物,還是干部們“主動給的”,都極不正常。這筆錢,肯定不是干部自掏腰包,而是從公款(很可能是“維穩經費”) 中出。不知經過了正常的手續嗎,以什么名目入的賬,是否符合財務制度?訪民被警方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帶走,那些或主動或被迫給錢的干部,是不是也要進行責任追究?法治社會里,依法辦事、走法律途徑無疑是最值得期待和贊賞的。但依法辦事不能是手電筒,只照別人不照自己,相關部門對工作中存在的不妥之處甚至違規違紀的行為,也要有反省、有責任追究。

     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訴訟部主任王常清對北京時間(微信ID:Btimedc)表示,基層干部給訪民財物的問題,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對待,有些訪民確實生活困難,政府官員從社會救助的角度給一部分財物確保他們生活,確實可行。但為了維穩,沒有原則和立場地給予財物的做法是錯誤的。如果沒有經過組織程序,基層干部私下為維穩而給予“好處”,這種做法是違規甚至違法犯罪的。

      王常清指出,從維穩角度,無底線地給訪民財物的辦法屬于飲鴆止渴,可能導致其他人效仿,還可能激化社會矛盾、造成事態加劇。確保社保穩定,最根本的還是要確保社會的公平和正義,認真對待每一位公民的合理訴求,解決問題,合理疏導矛盾。

      北京時間調查頻道綜合

      資料來源:澎湃新聞網、新京報、中國日報網、半月談、南方周末、四川在線等


      ·上一篇文章:江華農村淘寶交易額湖南省第一
      ·下一篇文章:大變革!國務院發話 這類人要富了


     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:
      http://www.3762033.com/html/ncjj/1677153859IG1273I04CDJ6528E1K7.htm


      相關內容

      無相關新聞


     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图

        <output id="aduzd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td id="aduzd"><menuitem id="aduzd"></menuitem></td>
        2. <thead id="aduzd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duzd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1. <td id="aduzd"><menuitem id="aduzd"></menuitem></td>
            2. <thead id="aduzd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有玩赛车的方法吗 陕十一选五任四最大遗漏 金多宝六?专家四肖8码白 打扑克牌二八的技巧 北京时时规律 体彩任4中了多少钱 球探网ios官方下载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 pk直播 重庆时时彩2018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