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aduzd"></output>

    1. <td id="aduzd"><menuitem id="aduzd"></menuitem></td>
    2. <thead id="aduzd"></thead>

      農民因拆遷一夜驟富后無所適從 陷無度揮霍狀態

      農民因拆遷一夜驟富后無所適從 陷無度揮霍狀態


      來源:人民日報  作者:佚名

        前不久,一名在浙江杭州城郊生活長大的大學生來編輯部反映說:自家所在的小村,村民們原本種菜為生,雖談不上富裕,但小村寧靜祥和。前幾年,村民們因拆遷補償而富起來后,村里的祥和被打破了,不少人終日無所事事,有靠打麻將度日,有的甚至染上了毒癮,村里的各種矛盾也多了……

        他很困惑:“財富,帶給我們的究竟是福還是禍?”

        就此問題,筆者展開了調查。

        財富是柄雙刃劍:拆遷讓農民一夜驟富,無度揮霍也讓人一夜返貧

        杭州江干區某鎮,原是錢塘江北岸的一個農業鎮。2003年以來,隨著杭州城市東進步伐的加快,這里建起了客運中心、地鐵站,迎來拆遷高潮。這里的農民除了得到上百萬元的房屋拆遷補償款之外,還按照每人60平方米的標準分配了安置房,戶均分配住房最低2套,最多4套。

        “祖祖輩輩地里刨食,哪天不想過好日子啊!沒想到一下子就成了百萬富翁,該好好犒勞一下自己了。”買高檔數碼產品,吃山珍海味,穿貂皮大衣……一位王姓拆遷戶的消費觀并不是個例。還沒拿到拆遷款,老王就把原來自己抽的十幾元一包的“利群”換成了四五十元一包的“中華”。錢一到手,他給自己和剛學車的老婆各買了一輛30來萬元的小轎車。這兩輛車子,現在多數時間只是在家里的車庫待著。

        村里一位干部說,大筆的錢盲目消費掉后,村民中有些已“錢袋空空”,靠房租度日。

        財富確實是一把雙刃劍!拆遷補貼,讓農民過上了從未有過的幸福生活;然而,面對從未有過的巨額財富,不少農民不知所措,只顧眼前,得過且過。還有部分人沉湎于賭博,甚至染上毒癮。某社區的許某原先做豆類生意,經濟情況在當地屬“上乘”。拆遷后,他拿到上百萬的拆遷補償款和兩三套房子,就停了小生意,從此吃喝嫖賭、醉生夢死,沒幾個月跌落為村里的“破落戶”。債主天天上門要債,許某東躲西藏,耄耋之年的父母每天以淚洗面。

        這個鎮目前記錄在案的吸毒人員比2003年翻了一倍。一位鎮干部說,當地拆遷戶一夜暴富后又因為賭博、吸毒等原因而返貧者,保守估計有10%。

        據了解,因拆遷安置款引發的財產糾紛、家庭糾紛這兩年也在大幅增長。去年,鎮司法所調解的因安置引發的分家析產糾紛就多達20來起,占調解總數的兩成。

        農村的婚姻相對比較穩定,但面對拆遷帶來的巨額利益,不少拆遷村出現了“閃婚”、“閃離”、“閃孕”等怪象。有村民反映,有人到外村入贅,離婚后回到村里,分走錢,立即復婚,還有的人正好相反,拆遷前結婚,拆遷后又立即離了婚。

        這些亂象不僅危及家庭穩定,也影響社會和諧。

        管理失位、生活方式劇變,讓拆遷農民無所適從

        “拆遷農民”問題頻出的背后,反映的是農民傳統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念受到沖擊甚至被顛覆,新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念亟待重建過程中出現的陣痛。

        一方面,與農民自身素質有關;另一方面,有關部門管理失位也不容忽視。村民們普遍反映說,這些年,村一級組織的管理職能在弱化。拆遷前只知道要他們配合,催他們拆遷;拆遷后村變成社區了,忙著通大路、造高樓,村民們的素質教育無人過問,社區的文化活動也乏人張羅。

        一位老村干部說,一切都已經變了,以前的那一套已不適合新形勢,工作該怎么抓,確實是懵懵懂懂。江干區一位街道干部也坦言:“由于拆遷,社區800多戶居民都分散在各個地點租房住,要找到人都很困難,甭提幫他們組織一些活動了。搞文化建設也要等完全安置后才有精力,時間起碼兩三年。”

        “學好三年,學壞三天”,拆遷后的頭3年恰恰是引導失地農民步入社會發展正軌的關鍵。采訪中了解到,有不少拆遷戶不甘心坐吃山空,想做些投資,然而由于缺乏理財經驗,有些人把錢投給了私募基金、企業,結果“錯誤投資”,一輩子的心血付諸東流。

        一位拆遷戶向記者透露,鎮上一個包裝廠以高額的利息從農民手中借來拆遷款進行融資擴張,但是剛好碰上了金融危機,企業垮臺。這家企業欠下了7000多萬元債務,其中欠拆遷戶5000多萬元,保守估計,上百個拆遷戶遭了殃。

        多少年了,習慣于稼穡耕耘;而今,這一切都成了過去。手中呢,又攥著大把的鈔票,該怎樣去生活?不少拆遷農民感到迷茫。一位鎮干部介紹,當地被征地拆遷的農民中“4050”勞動力占近四成左右,但有固定職業的不足1/3。囿于拆遷農民的能力,政府能為他們提供的就業崗位只能是一些清潔員、保安之類的服務型崗位。但是,幾百萬元的拆遷款再加上幾套回遷房,靠房租、靠村集體經濟分紅都能有不菲的收入。如此,就業心態發生變化也就在所難免。拆遷農民中,許多人寧愿失業也不愿干保安保潔工作。“難道開著好車掃大街去?丟不起這人!”有農民這樣說。

        沒有固定的職業,難免精神空虛。而精神空虛,便給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機。“那些放高利貸的人知道你是拆遷戶,手里有錢,便開始打你的主意,引誘你去賭博、引誘你去吸毒,手頭錢不湊手就先借你5萬、10萬,爽快得很。開始還讓你嘗點甜頭,可一旦踏上這條路想回頭,就很難了。”一位社區干部說。當地警方對于城郊村一帶的“黃賭毒”現象先后開展了好幾次打擊行動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杭州城郊一所小學的家庭情況調查表上,父母職業一欄,有的孩子竟寫:“打麻將”。

      |<< << < 1 2 > >> >>|


      ·上一篇文章:廣東近海捕撈量逐年萎縮 市民無奈吃受污染海鮮
      ·下一篇文章:木工吃香買車只買奧迪 稱因年輕人吵架愛摔門


     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:
      http://www.3762033.com/html/ncjj/12715144552IB864306B5G4DI83981E.htm



     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图

        <output id="aduzd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td id="aduzd"><menuitem id="aduzd"></menuitem></td>
        2. <thead id="aduzd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duzd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1. <td id="aduzd"><menuitem id="aduzd"></menuitem></td>
            2. <thead id="aduzd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黑龙江时时首页 内蒙古时时号吗统计 山东11选5开奖视频 南方彩票网八仙过海 中国体育彩票20选五走势图 陕西11选5开奖号码 济南中福在线各厅地址 竞彩5场3关 bbin电子娱乐 pk走势图走势分析技巧